您的位置:言情社区 > 都市 > 有点道德观念但不多(校园 NPH) > 番外5:傻逼表弟和低智表哥的雄竞(15)

番外5:傻逼表弟和低智表哥的雄竞(15)

作品:有点道德观念但不多(校园 NPH) 作者:神圣震击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是一个卑鄙的人。”宁映白断断续续地自述着,“我无止境地会利用你对我的好去伤害你。今天这件事情也是,我突然意识到,经过前两年的生活,我的大脑,尤其是性和爱的认知上,可能跟正常的人类有些脱节。在我看来没什么的事情,在有着正常道德伦理观念的人眼里,是完全不可能接受的。你可以在被我伤害之后一味地原谅我,直到有一天我终于突破了你的底线,所有的情感消失殆尽。”
    “你要分手吗?”陈靖阳听完她的自我剖析,总结了中心思想。
    “可能吧。你看我连说分手都是这么模棱两可。”宁映白不敢看他了。
    陈靖阳情绪也上来了:“我不要,才刚做完一次,说什么分手。你别跟我说是当分手炮做的,做的时候亲了这么久,都是假的吗?”
    “不是,都不是。”宁映白摇头,“我觉得我过分到不可理喻了。”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愿意被你利用。”
    “利用到什么程度呢?我当面NTR你了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你也不生气?”
    “我当然生气!”
    “那你还想继续?”
    “……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不是正常人。”
    “你挺正常的。你不光正常,你还是纯爱一派。别以为你愿意接盘一个别人看不上的浪荡女孩,就能迈入我们不正常人士的行列。我们门槛很高的,像我这样的最多算个喽啰!”
    “你再用‘接盘’这种词我就真的生气了。”
    “你生气给我看啊。”宁映白抬头睨视陈靖阳,已经全然没有之前泪汪汪的模样了。
    陈靖阳一本正经地威胁她:“你跟我分手,我成绩就要下滑到考不上大学了。”
    “你可以出国啊。”宁映白还想不通陈靖阳都算个少爷了还干嘛走国内高考的独木桥。
    “现在申出国哪还来得及!”
    “你等个一两年呗,你们男的哪有年龄焦虑啊,我这种本身就晚了一年上学的才是要了命了。”宁映白是八月出生,依照当地的规定,是该跟着上一学年的学生入学的。所以她在班上总是年纪偏大的学生,加上外形和性格,就顺理成章成了大家的姐。
    你早一年读书我们就遇不上了,我才不要。陈靖阳败下阵来:“好吧。这事我确实不太能接受,但是……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你的性格就跟一般人差太多了。今天这事离谱中又带着你的风格,唉,再怎么说,你给他舔了还是留着给我操的,我还能怎么着?骗自己这是一种情趣吧,都是我叫你来我家找刺激的,真他妈刺激。”
    “你这人挺乐观的。”
    “不乐观我前两年怎么活啊?我喜欢的白姐是一个说不上完美的女生,她有很多缺点,就是不能接受我也要全盘照收了。”
    “信念感挺强。”宁映白托着腮帮子点评。
    “你能不能别把人表白当逗哏啊!”陈靖阳要深情不下去了。
    “性能力首屈一指!”宁映白没完没了了。
    “待会再做。你听我说完啊!”陈靖阳拼了命把控住气氛,都有点哽咽了,“我们才在一起74天,才比陈嘉西那小子多一点呢……我们还没有一起过过夜,没有用我的名字开过房,没有一起上大学在外面租房,我还想着夏天高考完了我们要抱着西瓜在房间里看电影呢。一个都没实现,你就说你要走?我告诉你我死缠烂打起来比什么陈嘉西要恐怖多了!”
    宁映白点头:“唔,你还不如直说,你还没日到我爱上你呢。”
    “你不给我机会我怎么日!”
    “强制爱啊!”
    “犯法的好吗!”陈靖阳抓狂,“不是啊怎么又说这个了!你给点正面回应啊!”
    “你的爱也太沉重了吧,我这种玩咖承受不起怎么办?都要不能享受性爱了。”
    “你承受不起也要承受。”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反悔了。而且,我都,满怀我的爱意,跟你做了这么多次,要是我不戴套早就把精液灌到你爱上我了。”
    “陈靖阳,你是男魅魔吗?你屌上有毒?射个精我就能爱上你了?哎,怎么能有人把戴套这么天经地义的事说得大义凛然啊!”
    “那你说,你跟我做过之后还会对跟别的人做感兴趣?”
    “那确实没有。难道我只能跟你锁死一起了?”
    “有什么不好吗!”陈靖阳在床上站起来,“我对普通的人类没有兴趣。假如你们当中有长得漂亮的、胸部超大的、喜欢做爱的、叫做宁映白的女生,尽管来找我。完毕!”
    “这种场合下还能完整地背一段动画台词,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陈靖阳变得没皮没脸起来:“说你爱我啊。”
    “去。”宁映白难得正经,“我是不排斥被你日出感情……最好你能让我知道什么是爱一个人吧……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
    “慢慢来嘛。”陈靖阳终于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畅想着,“等高考结束了,咱俩都成年了,有一整个暑假可以做爱。”
    “瞧你这出息。嗯?要跟我考一个大学么?”
    “我尽量吧。考不上我也要报一个城市。”
    “那你是不是应该选一下哪些学校可以大一就出去住啊?”
    “好像是哦。”
    “哪有人这样选大学的啊。”
    “我不管。”
    宁映白窃笑,清了嗓子吼用蹩脚的粤语唱道:“人天生根本都不可以,爱死身边的一个。”
    陈靖阳接上:“无奈你最够刺激我,凡事也治到我。”
    宁映白瞪他:“你别跟着唱啊!你唱了就没气氛了!”
    陈靖阳可不怕怪罪:“几多黑心的教唆,我亦捱得过。来煽风来点火,就击倒我么?”他非但要跟着唱,还唱得摇头晃脑的。
    宁映白翻白眼,抽了张纸卷成筒状当作话筒,跟他合唱这首原本也是男女对唱的情歌。
    “初……初几来着我们出去唱歌就是被你毁的。”她对这次合唱总结道。
    “在走调这一点上我也是《死性不改》。”陈靖阳搂住宁映白的肩,把走调说得特自豪。
推荐阅读: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 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 悖论H( 续更) AV拍摄指南 当我嫁人后,剧情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ABO)Beta她无所适从 穿越即掉马(bg) 仗剑(gl武侠np) (星际)Bad Ending反叛者 重生后为了赎罪二嫁,丞相前夫却疯了(1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