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社区 > 都市 > 催眠调教app > 28.这位是我的女朋友

28.这位是我的女朋友

作品:催眠调教app 作者:昨夜骤雨打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杜莫忘想踢他小腿。
    颜琛刚好往旁边挪了一步,杜莫忘视线里那块熨烫笔直的雪白裤脚移走,她默默地收回了伸到一半的脚。夜幕低垂,她穿着纯黑羊毛袜的双腿借机隐藏在黑暗里,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作。
    “唉,算了。”颜琛妥协地叹了一口气,挠了挠后脑勺,“那家伙总这样,看起来温和又有礼貌,软塌塌的,其实内心里比谁都倔强,完全是个独裁暴君,他下定的决心没人能改变。要是我不去,谁知道他会不会去和老不死的告状……反正只是吃顿饭而已,刷他的卡,不吃白不吃。”
    杜莫忘又想踢他了。
    “发什么愣?走吧,杜大小姐。”他最后三个字咬得特别重,故意拖长的语音戏谑又古怪。
    杜莫忘莫名其妙地盯着他伸到自己面前的胳膊肘。
    他不是不喜欢和她靠近吗?杜莫忘迟疑地把搭上颜琛的臂弯,力道很轻,做好了颜琛应激把她甩开的准备。
    但颜琛只是在她挽住他臂膀的瞬间收紧了肌肉,胳膊硬梆梆地像大理石雕塑,接着便放松了下来,拍了拍女孩勾在他臂弯的小手。
    他的手看起来仿佛博物馆艺术品般的优越卓美而不近人情,实际上却干燥而温暖,指腹略有粗糙,抚过杜莫忘手背时触感强烈。杜莫忘差点打了个激灵,好在他一触即离。
    “开心点,大小姐,被人拿枪逼着的可是我啊。”颜琛又是叹气,他今天叹气的频率比前二十多年加起来还要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从街上强虏过来的呢。”
    说着他迈开步伐,他太高,腿根恨不得齐她的腰,正常步伐长度是杜莫忘的两倍多。杜莫忘紧跟着步子腾挪,差点把自己绊倒。
    慌乱地跟着走了几步,杜莫忘发觉颜琛的步子逐渐慢了下来,杜莫忘不费力地跟上他的节奏。她回头望向路口,自己乘坐的那辆车已经不见了。
    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侍者迎上来,不用告知身份就微笑着挥臂领路,杜遂安已经将一切提前打理好了。
    “让人挑不出错来。”颜琛耸耸肩,不知道是在夸奖礼仪周到的侍者,还是那位不出场的真正东家。
    他们经过大堂,红漆木檐廊两侧竹影潇湘,萧瑟秋风穿林而过,但到达步道时只剩下柔软的微风,毫无冷意。竹林同时遮掩了两畔风景,看不到假山流水,清脆悦耳的淙淙水声却近在耳旁。
    廊腰缦回,每一处拐弯都有三条岔道,岔道后又是蜿蜒的竹林小廊,完全是一座天然与人造合璧的迷宫。
    不过两分钟,杜莫忘已经被绕晕了,根本记不起来来时的路。她不喜欢这种没有安全感的处境,不断回头,想着至少记到一些路线,可这里的竹子廊亭根本没有区别,很难找到标志性的分辨物。
    “为了保证诸位的隐私和用餐体验,我们特意做了这样的设计。”侍者解释,“在两位用餐时,除了上菜绝不会有人打扰,服务员会退到楼阁外的走廊里,有需要请揿铃。”
    “不过二位今日的餐点里有一份新鲜的清蒸阳澄湖大闸蟹,如果不想用蟹八件,可以让我们的服务员进包厢帮忙拆蟹,他们都练就了身好手艺,能保证将所有的肉剔出来,剩下的壳拼好后从外表看依旧是原来完整的螃蟹。”
    颜琛自己是怎么样都行,他对这种麻烦的甲壳生物向来没有耐心,味道也不喜欢。他看向杜莫忘,杜莫忘正又一次往后看。
    “杜小姐,”他挑挑眉,“你有颈椎病吗?”
    杜莫忘回头:“什么?没有。”
    颜琛又想叹气了,他什么时候带过这么“活泼”的女伴,他这是牵了只猴子出门么?可不要被熟人看到。
    “问你要不要服务员帮忙拆蟹。”颜琛维持着绅士风度。
    杜莫忘点头。
    “就按照她的意见来。”颜琛说。
    “好的,请问有什么忌口的吗?”即使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服务员还是按照规定又问了一次。
    颜琛说:“我不挑食,杜小姐呢?”
    杜小姐又在回头。
    颜琛险些维持不住嘴角的那抹商业微笑。
    正所谓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屋漏偏逢连夜雨,颜琛还没把杜小姐的脑袋给喊回来,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这位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的熟人女士有把酥媚入骨的好嗓子,恰到好处,并不媚俗。这声音不仅将颜琛的侥幸心给喊没了,还把杜莫忘的脑袋给喊了回来。
    杜莫忘乍一听这嗓音,原以为是虞萌,远远瞧见是位青花白底旗袍的妙龄女郎,一支苗条秀丽的青花瓷花瓶似的,朝着他们这边款步而来。
    颜琛嘴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很快露出招牌的花花公子微笑。
    “好久不见了,你什么时候回的国?”女郎语气亲昵地问。
    “年初的时候就回来了。”颜琛不亲热也不疏远。
    “你当初突然出国,我们这些人都出乎意料,但是想想又在情理之中。毕竟你那么优秀,蝉联两年的年级第一,去国外深造合情合理,只不过我们都以为你会毕业了再走……”
    颜琛低头对杜莫忘道:“你能先去包厢吗?老同学,叙叙旧。”
    杜莫忘点头,她不认识这位美人,站在这里多少有些尴尬。
    好不容易和老同学打完太极,颜琛心力交瘁,到了包厢推门,里面却空无一人。
    “杜小姐呢?”颜琛扶着门框问外面的服务员。
    书卷气的俊秀少年一袭青莲色的圆领长褂,冰冷的金丝边眼镜挂在刀刻般高挺的鼻梁上,眼角点缀的朱砂痣鲜艳如血渍。随着步伐前进,横梁的灰影一条条地从他面上扫过,月光下他的肌肤苍白,托着一碟青玉茶具,手背上的青筋里流淌的仿佛是茶具的延伸。
    他行走在无人的朱红色长廊上,宛如深宫内的鬼魅之影。
    白子渊走到拐角,忽然停下步子,没有回头:“跟了一路了,还躲什么?出来吧。”
    好一会儿,墨绿淑女裙的少女小心翼翼地从柱子后探出脑袋来,拖拖拉拉地走到白子渊背后,隔着五步的距离。
    “我离很远看到了你的背影,感觉是你,想来和你打个招呼。”杜莫忘面对白子渊难得有些无措。
    白子渊侧过脸,上挑的锋利眼尾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见白子渊没有开口赶人,杜莫忘找回了点勇气,问道:“你也是来吃饭的吗?那边好像没路了,还有包厢?”
    “洗茶盅。”白子渊淡淡道。
    “洗手池在那边。”杜莫忘指了个方向,献宝一样,“这里的路线好复杂,我来的路上只记下来了卫生间的位置。”
    白子渊皱皱眉,耐着性子说:“这个店家引了山泉水在后院,对这种茶盅有保养滋润的功效。”
    “可是这个季节山泉水多冷呐!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身体好一些,我不怕冷!”
    女孩子双手合十仰着一张脸望他,漆黑的眼眸里闪烁着期待雀跃的光芒,那一闪一闪的光欢快又讨人喜欢,像是被雨打湿浑身羽毛的小鸟,黑黝黝的眼角里露出可怜兮兮的哀求。
    “……杜莫忘。”
    “嗯?”
    “你这个人没有一点自尊心吗?”
    杜莫忘愣住了。
    白子渊只盯着她,居高临下,没再有进一步的解释。
    “这和自尊心没有关系……”杜莫忘的声音逐渐减弱,“我只是想帮你,我以前在奶茶店打工,洗东西很麻利的。”
    说着她万分小心地拿起一只茶盅,白子渊眼疾手快地阻止她的动作,一把抓住她的手,控制着她不轻不重地将茶盅放回原位。
    茶盅落在玉盘上发出敲击冰块般轻微的脆响,杜莫忘害怕白子渊的力气太大,导致茶盅裂开了。这么小这么精致的杯子,肯定很脆弱,她的钱肯定不够赔。
    放回杯子后白子渊的手没有立刻移开,他的手掌覆盖在杜莫忘的手上,触感柔滑而寒冷,不像真人,杜莫忘打了个寒颤,但没有挣脱开的想法。
    “那个,不是快要到生日了嘛,我最近存了些钱,要不要一起去海……”
    “白子渊,她是谁?”
    低沉嘶哑的苍老女声从不远处幽幽飘来。
    白子渊手一抖,一只茶盅从玉盘边沿滑落,直直地朝地上坠去,旁边传来女人的惊呼,白子渊也惊出了一声冷汗。
    电光火石间,杜莫忘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双手恰好接住了这道飞速坠落的翠影。
    “好,好险,”杜莫忘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在无力地颤抖,顾不上礼仪,用袖子擦拭额头泌出的汗珠,“还好接住了,没坏。”
    “子渊,把茶盅拿回来。”那道声音发号施令。
    手上的茶盅被白子渊拿走,冰凉的感觉离开,杜莫忘却感觉浑身发冷。
    杜莫忘顺着那个声音望去,是位被搀扶着的老太太,约莫八十的年纪,脸上皱纹很少,和白子渊一样苍白得没有血色,眉眼可窥得年轻时的芙蓉天姿。老太太银白的头发服服帖帖地梳成发髻,用一根玉簪子绾在脑后,穿着件秋香色的旗袍,外披兔毛大衣,身边围着一群漂亮的少男少女。
    他们都衣着光鲜亮丽,眉宇间自带天生的富贵傲气,而杜莫忘灰头土脸地保持着跪坐在地上的姿势。地板虽然每天都有人打理,却赶不上竹叶飘落的速度,她珍贵的绸缎裙子沾满了枯碎的落叶,银线勾勒出的茉莉花也灰扑扑的,失去了原来的盈盈光泽。
    有几个更小的孩子难以藏住真实的情绪,公开地用好奇又嘲弄的眼神审视杜莫忘。
    “我说过,子渊,你是长孙,要为弟弟妹妹们以身作则,千万不要重蹈覆辙,走你叔叔的老路,知道了吗?”白老夫人的声音像淬冰般阴冷。
    白子渊恭顺地低头:“我知道,奶奶。我并不认识她。”
    杜莫忘猛然抬头,颈椎发出“卡嚓”的可怖脆响。
    他从杜莫忘身边走过,翩跹的衣摆擦过她的手臂,轻柔的感觉几乎以为是错觉。
    杜莫忘下意识握住白子渊的衣摆,身形被带着往前倾了一下,白子渊被迫停下脚步。
    “松手!”白老太太的拐杖狠狠地敲在地面,“没有教养没有礼貌的丫头!真是勾起了我糟糕的回忆……”
    离老太太最近的青花瓷旗袍女郎看清楚杜莫忘的脸,惊讶地捂住嘴:“哎呀,你不是……”
    杜莫忘忙松开白子渊的衣摆,想爬起来,但扑倒的时候力气太大,她两只膝盖实实地磕了记,现在还在发疼,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法使力。她又怕旗袍美人记住她的脸,这女郎认识颜琛,多半也认识杜遂安,要是被她知道自己是杜遂安的养女,可不是给杜遂安丢了脸?
    “喔,你在这!叫我好找。”身后传来耳熟的男声,总是带着几分笑意。
    一阵失重感,杜莫忘被人托住腋下稳当地提了起来,像抱起一只布娃娃那样轻松,她双脚都离了地,鞋尖虚虚地点在砖面。
    杜莫忘转过脑袋,对上一双瀚海般深不见底的宝石蓝桃花眼。
    “颜家的小孩,这丫头你认识?”白老太太眉心蹙得更深。
    颜琛把杜莫忘放下,弯腰拍干净她的裙摆,直起身,揽着杜莫忘的肩膀将人半搂在自己怀里。
    他咧嘴一笑,白花花的烤瓷牙刺眼地亮:“是晚辈的疏忽,没有事先介绍。认识一下,这位是我的女朋友,人挺好看,就是太耿直善良,总喜欢帮助别人还不求回报,被人反咬一口还不还嘴,我最近正因为这个和她吵架中。”
推荐阅读: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 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 悖论H( 续更) AV拍摄指南 当我嫁人后,剧情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ABO)Beta她无所适从 穿越即掉马(bg) 仗剑(gl武侠np) (星际)Bad Ending反叛者 重生后为了赎罪二嫁,丞相前夫却疯了(1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