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社区 > 其他 > 同时交往两个男朋友后我翻车了 > 被吵醒后性欲会消失啊

被吵醒后性欲会消失啊

作品:同时交往两个男朋友后我翻车了 作者:黎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怎么?就我有前任?
    发帖人:rrrri
    老实说D跟我说看见一个西装男一直盯着我时我就有预感,女人的第六感特别准确,但没想到会真的这么倒霉啊。
    J吸完那根烟,丢进垃圾桶,我在原地一直踌躇着不敢上前,低着头,高速运转我的大脑来思考一个完美解决这个局面的办法。
    planA.实话实说,和前男友好聚好散。但可能会被质问为什么抱这么久,我说他提的,然后被质问为什么要答应,我说鬼使神差,然后被质问为什么鬼使神差。不行,这个计划好像不太行。
    planB.假装没发生任何事情,若无其事地走向他一起回家,他不问,我不说,他一问,我装傻。不行,感觉会被揍。
    planC.没想到,因为J已经走到我面前了。
    “回家?”
    “嗯。”我用鼻音回应他,低头踢着腿。
    “走吧。”
    J揽过我的肩,我俩一路无言地回家。
    一路上我的内心活动特别坎坷,紧张地完全没注意J和我说了什么。
    “马上想吃什么?面条可以吗?”
    “那人真只是我前男友!我们都分手两年了!”
    没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让我自己都愣住了,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双手捂着脸蹲在地上,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脑子里全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还没问,我就不打自招,在我蹲下来的那一秒我突然想到我明明可以说是我表哥或者亲戚来美国看我,或者是认识的朋友同学,怎么刚刚全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借口。
    J蹲下身子,扯开我的手,摸了摸我因为尴尬紧张而涨红的双脸,柔声说:“我们回去吧。”
    晚上吃饭时,饭桌上很沉默,W问我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我反驳他道,没听过食不言寝不语吗?
    “拜托,你除了睡觉有超过五分钟以上不讲话吗?”W边说边给我夹了块炸鸡块。
    我快被D的事情烦死了,要和W说这件事吗,我看了眼J,他正在气定神闲地喝水,我觉得按照J的性格应该不会多管闲事,于是立即放弃和W坦白我今天遇到前男友的事情,毕竟他们也没和我说起过他们的前女友之类的话题。
    “今天出去逛街太累了啊。”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两个小人在打架。
    “J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还是在意的,你应该去解释清楚。”
    “有什么好解释的,只是抱了一下啊。”
    “如果是你看见别的女人抱着J你会怎么想。”
    “我会生气。”
    在凌晨一点,我决定去找J解释清楚,但不会道歉。
    发帖人:rrrri
    如果在你夜晚睡得正熟的时间,突然觉得自己的阴茎被人含住,你会:
    A.大叫。
    B.假装还在睡觉,将计就计,享受一番。
    其实我十分想看看J是什么反应,我光脚踮起脚尖溜进他的房间,J睡觉从来不拉窗帘,借着昏暗的月光,我从床尾开始,掀起被子,用自认为很小的动静移到他腿旁。
    啊,他穿着裤子在啊,我要是直接上手扒开他会醒吗。
    我选择直接上手抓住J的阴茎,或许男性那处的脆弱程度超乎我的想象,总之,在我一碰上那处,J就醒了。
    他先是闷哼一声,我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被子里一动不动,J的视角肯定是醒后看见自己的被子突然凸起一大坨,自己的阴茎还被他人握在手里。
    既然J已经醒了,我也没必要小心翼翼,直接拉下J的裤子,含住他的阴茎。
    J刚刚或许是才被吵醒,脑子没有转过来,但在我含住的那一秒,我清楚地听见他“啊”的喘了一声,带着些许沙哑。
    “大晚上不睡觉,你这是干嘛?”
    我开不了口,房间里一时只剩口水声。
    J起身,把我从被子里拉开,其实他再不把我拉出来我自己也要出来了,被子里空气太稀薄了,口腔还被堵住,会憋死在里面啊。
    我躺在J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他的头放在我的头上,他问我这么晚了过来是想干嘛。
    我说我们来做吧。
    他说被吵醒后没有一点性欲啊。
    我碰了碰他被我舔硬的阴茎,问他真的吗。
    他迷迷糊糊地说,嗯嗯是真的,快睡吧。
    我说你亲我一下。
    他低头吻了我一下,我靠在他怀里睡了。
    发帖人:rrrri
    第二天醒来俩人都走了,我想起自己做完干出的蠢事也是无语至极,夜晚就是容易做出冲动的决定。
    但看J昨天那个反应应该也是完全没在意吧,我心安理得地继续在家呆着享受我的假期。
    下午两点才慢悠悠吃完饭,然后继续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W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来的。
    “能帮我把我桌子上的文件送来我办公室吗,我马上和客户签合同要用,早上太急忘记了。”
    “行行行。”
    “爱你啊宝宝。”
    我还没骂他,说了不要再叫我宝宝这种恶心人的称呼,W就挂断了电话。其实以前我也觉得男女朋友之间称呼对方为宝宝、宝贝这种很亲热,但直到我听到身边人这么叫他们女朋友时我真的觉得“宝宝”是男女之间最恶心的称呼,明明都是正常的成年人了还这样叫对方。所以我勒令他俩直接喊名字就好了,千万不要喊我“宝宝”。
    暂且定为是W太忙忘记了一下子喊顺口了吧,因为在一起时我亲眼看见他给我备注“宝宝”,当时我立马要他改了,这种大众且恶心的称呼千万不要放我身上。
    去他桌子上拿了文件,打车去他公司楼下,按理说,我应该直接把文件给前台,前台送上去,然后我回家。
    但我今天就是莫名其妙想给亲自给W送上楼啊。
    到了他办公室门口,直接推开门进去,看见W在和一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聊天,说得是中文,那男人因为背对着我所以看不见,但声音总觉得特别耳熟。
    “啊你来了,谢谢啊。”
    W起身来拿,我直接走到他身旁沙发坐下,想喝点水再走。
    然后,两天内我第二次听见了有人叫我的中文名,连名带姓的那种。
    “啊?”我疑惑,抬头。
    看见D笑盈盈地坐在靠背沙发上。
    手里的水没拿稳,差点泼出来。
    W在那边看文件,听见D喊了我的名字,“诶?你俩认识吗?”
    我看D想开口,急忙说:“啊是啊,我们之前在国内见过,我俩老爸关系挺好的。”我极力撇清自己和D的关系,并且暗示我和他根本就没什么关系,希望D也能听懂我的暗示不要多说无关的事情啊。
    W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把文件递给D说,“啊,怎么这么巧啊,世界这么小吗。”然后朝D说:“没问题就可以签字了。”
    在D看文件的五分钟内,我一遍又一遍谴责自己,为什么这么勤劳,还自己上来送文件,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小,为什么D谈合作的公司偏偏是W家的。
    D签好文件后递还给了W,视线在我俩之间游走,“冒昧问下,二位是?”
    一开口我就知道没什么好话。
    “我们是男女朋友啦,都在一起快两年咯。”W笑着回答他。
    “噢,”D摸了摸下巴,这时我突然想到,我在咖啡厅和D说过,我的男朋友,还是个律师。
推荐阅读: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 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 悖论H( 续更) AV拍摄指南 当我嫁人后,剧情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ABO)Beta她无所适从 穿越即掉马(bg) 仗剑(gl武侠np) (星际)Bad Ending反叛者 重生后为了赎罪二嫁,丞相前夫却疯了(1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