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社区 > 浓情 > 欲奴 > 三十七、天作之合

三十七、天作之合

作品:欲奴 作者:槛外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殿下在读什么?”九儿捧着垂落在地的冗长卷轴的一角看了一眼,好奇地问,“奇怪得很,每一个字奴都认识,连在一处却不晓得是什么意思。”
    “老夫子的废话,你不知道也好,并没有什么用场。”她揉了揉眉间,一面轻蔑地将手中的卷轴扔开,一面又吩咐九儿按照她的口述给那些“老夫子”回复。
    九儿不知所云地依样书写。她虽然自称不通,代她书写得久了也知道了事件的原委。
    那全都是公主以卫渊的名义与“老夫子”们关于“名教”的讨论。
    所谓名教,指的乃是尊卑名分的礼法。那位太学生急于奉承,擅自讨论谶纬,虽然并未引起额外的纷争,却时隔多年再次将名分礼教引到了朝堂之上。
    借着此事,朝中旧臣再次掀起关于“尊卑”、“名分”等名教的讨论。他们屈于“牧羊奴”久了,也为着自身的仕途,开始引经据典地寻找种种先例为他诠释:为何他身为臣子,可以受命于帝王,以帝王的名义出入行事。
    典籍图册十分昂贵,这类知识向来为旧族所垄断,旧臣们掀起这番讨论,既希望卫渊可以重视他们的作用,以此与新贵作一些微弱的竞争,另一面也存着安抚逆臣、维护风雨飘摇的旧秩序的念头——既然身为重臣执掌大权有据可依,那便没有理由再改朝换代,自然更没有必要更替已经兢兢业业数十年的老臣们。
    或许是出于血雨腥风中习得的谨慎,卫渊并未对名教的议论报以公开回应。反而是他身边的公主,在他的默许之下,开始以他的名义与旧臣以书信往来讨论。
    “这一个人十分可恶,”九儿有些不快地搁下笔,“此人说到殿下,竟然称殿下‘卫公主’,不用殿下的封国,实在不敬。”
    “所以我说他们是无用的夫子么。”她并不在意,嘲讽道,“在这些小处也要做文章,哪里有所谓名士的品格?”
    所谓“卫公主”或“卫主”,原先乃是旧臣对她的嘲讽,意在批判她辜负国恩,甘为牧羊奴之妻,因此对她不再以封国相称,而是满怀恶意取了一个“卫公主”的别称。如今卫渊得势久了,这“卫公主”的蔑称却又成了他们对卫渊的献媚。
    说来好笑,他们对她这样严苛,恨不得要她以性命相偿,对于卫渊这样真正弑君篡权的逆臣,却十分恭敬宽容。
    “那殿下怎么还要与这些人问答?”九儿不解地问。
    “没有品格的人,才最易于操纵。”她简短地回答。
    九儿懵懂地点了点头,重新开始依据她的口述撰写回信。
    她看着九儿依言写完,疲惫且放松地叹了一口气,从九儿手边将回信拿去给卫渊过目。
    虽然依旧是假借着卫渊的身份行事,哪怕是为着他的利益,她也终于到了全然陌生的新天地里。或许是在考验她,他对于她草拟的回信总是报以沉默无为,统统原样发出,并不加以批改。
    大约是因为“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缘故,她在他这样沉默的审视里无从揣摩他的标准,反而更加谨慎,不敢有片言只语出格。
    她在他的纵容和试探下,去做了他的臣下,却第一次感到身为臣下的压力。大约不只是她,也有许多臣子在朝堂上为他沉默的批判而进退两难。
    卫渊持着信的一端,沉默着审读。
    “错了一个字。”他难得地指出纰漏,以笔在誊写得十分洁净的纸面上勾了一处,“是‘卫公主’而非‘魏公主’。殿下固然厌恶我的姓氏,身为大秦的公主,却不应该贸然更改国号。”
    她被他抓了错处,恼怒地涨红了脸。想必是九儿始终不甘心臣子对她不敬,擅自替换了别字。
    她伸手去夺他手中的信件,他却抛下信转而握住她的一只手臂。
    “殿下私改国号,敢问我要不要责罚殿下?”
    她有些羞愤地甩脱他的手臂,他却转而自后揽住她的腰,沉默地把她抱在身前。
    “你不是要责罚我么?”她见他重归沉默,好胜心占据上风,忍不住故意激惹他。
    “我怎么舍得。”
    她闻言笑起来,人在他怀中,一双手却寻到方才被他抛开的回信,自他批改之处起将写好的回书细细地撕了粉碎。
    “可惜了,你的女尚书这样勤勉。”他见状亦笑。
    “我便不勤勉么?!”她借机佯怒,“从今日起,你便自己答复,我不要受你的指使了。”
    “殿下熟知典籍,为何要为难我这样缺德少教的臣子?”他借机吻她耳后的肌肤。
    “师出无名。”她自他怀中回过身来,直盯着他,“你要派我的差事,总要给我一个名义,女子也有女子的‘名教’。”
    他眼里的谑笑冷却下来,她仍旧毫不畏惧地盯着他。
    “那当然好。”他答应,“殿下想要什么?”
    “将军可以给我什么?”
    “只要能让你开心,什么都无妨。”
    “那将军要让我作皇帝,”她故意刁难,“我要将军做我的臣下。”
    他大笑起来,道:“难道我不已经是了么?我乃是殿下的裙下之臣,入幕之宾。”
    她面颊绯红,鼻尖儿里却冷笑了一声,讥讽道:“从古至今,并没有哪位君上只有一位臣下的。”
    他闻言更笑,威胁她道:“殿下不妨试一试。”
    “将军会要我的性命吗?”她的手不安分地攀上他的颈项。
    “不会。”他回答,“我会要他们的。”
    “你原来是天字第一号嫉贤妒能的人。”她讥笑他。
    “当然。”他的手掌慵懒地描摹着她的腰身,“我的好殿下。”
    “可惜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我好是不足够的。”
    “为什么?”他问,“殿下难道不是我一个人的?”
    他盯着她的眼睛,她有些埋怨地回望着他,却迟迟不开口解释。
    “正因为只是你一个人的。”她终于说,“所以若是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我好,我便过得无比艰难,连妙常也要受我的连累。”
    她厌恶他的敷衍塞责。他当然应该知道,人主的偏爱,若是只有爱,那越是爱,被爱的一方越是如履薄冰。如同父皇的周德妃,她那样美丽却清高,固执地相信贤媛淑女的守则,除了帝王的珍视之外别无所求,以至于自己外无父兄,内无襄助,身处风波的中心,连亲生的子女也无力保全。
    他若要爱她,就要给她足以安然被爱的一切。
    “小鸾。”他沉默了一会重新开口,“你真的想要这些?”
    “我只是想要安宁。”她轻声辩解,“若是你可以永远照顾我,那我便可以什么都不需要。”
    “除了安宁之外,殿下还有什么打算?”他忍不住微笑起来,“不知我是否有幸为殿下做到。”
    他忽然想,篡逆的臣子和前朝的血胤。所谓天作之合,也不过如此了。温柔解意的肉体下是聪敏缜密的机心,简直像是上天为了惩罚他造出来的一般。一位公主当然并不是可以只靠宠爱来供养的生物。
    她不只是个女人,她是这腐旧王朝延续百年的血胤。
    “除此之外,便什么都不要了。”她迅即回答。
    “殿下不需要我?”他有些不满地质问她。不需要他的心意,不需要他的爱,却需要他的一切,要他一一捧在手中呈递给她。
    “你就是我的安宁。”她答,侧过脸来吻他。
    他轻轻推开她,托起她的下颏微微端详了她片刻。她的眼睑垂着,温柔的面容上有些恍惚的神色。他的手指抚过她的唇,她不安地吸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原来你还会怕我?”他解嘲似的笑了笑,信手把她推在身前,开始解她的衣结。
    “不是怕你。”她轻声辩解,“我只是担心你不信我。”
    他不再开口,垂首端详着她。
    她毫不设防地卧在他目光之下,意态迟迟,罗襦之下酥胸半掩,肢体散漫而情致温柔。
    他一时沉溺于眼前的景象。
    她久未等到他的进一步举动,慢慢张开眼,见他神情并无异样,薄嗔道:“你总不是要我求你?”
    他笑起来:“那有什么。你一会儿总是要求我的。”
    日影移于窗前,花光映于簟上。她再如何,至少这般缱绻温柔,总是只对着他一个人的。
    征和五年,皇帝下令为姊姊嘉国长公主开府、设置属官,视同亲王。此后多名公主的幕僚得到公主举荐,从而出任要职。一时间,不少人将入长公主府看作晋仕的敲门砖。
    仅为男女之爱而纵容母家出身旧族的公主,朝中再度暗暗响起卫渊“自误于女流”的议论。
    但更多人认为,尊崇这位“卫主”,只不过是卫渊扩张自己的权势的幌子罢了。
推荐阅读: 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1v1 SC) 绿茶总督强取人妻(高h) 悖论H( 续更) AV拍摄指南 (ABO)Beta她无所适从 当我嫁人后,剧情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穿越即掉马(bg) 仗剑(gl武侠np) (星际)Bad Ending反叛者 重生后为了赎罪二嫁,丞相前夫却疯了(1v2)